視界千島湖

快·準·活·美

點擊打開
您當前的位置: 新聞中心 > 時尚娛樂
《除暴》 從劇本到劇情都“咬死不放”
發佈時間:2020-11-30 09:52:44


  No.605

  《除暴》

  觀影地點 : 百老匯影城國瑞城店

  觀影人數 : 15人

  71分

  劉浩良自編自導,王千源、吳彥祖主演的電影《除暴》於11月20日全國上映,影片講述了刑警鐘誠等人對以張隼為首的悍匪咬死不放,帶領警察小隊破獲系列驚天劫案的故事。

  為了還原內地90年代的破案過程,中國香港導演劉浩良看了大量相關紀錄片,演員拿槍的動作都必須接近那個年代,讓觀眾相信銀幕上的故事。而在時代氛圍的營造上,他沒有使用廉價俗套的流行歌曲,“一首都沒有”,而是通過場景、道具等環境的營造讓觀眾有代入感。對劉浩良來説,最難的是既讓觀眾相信這個故事,又要做一個商業類型的警匪片,在真實可信與好看刺激之間尋求一種平衡。新京報記者獨家專訪導演劉浩良,請他講述如何在內地拍出一部好看的警匪類型片。


  對劫匪“咬死不放”的警察團隊。

  前 期

  警匪都是槍迷故事初稿被斃

  2017年底,監製韓三平想拍一部上世紀90年代的內地警匪片,找到英皇電影公司的導演劉浩良,問他有沒有興趣。對於出生於中國香港的劉浩良來説,拍一部內地警匪片,這件“沒做過”的事情令他特別興奮,便一口答應。韓三平跟劉浩良講,這部戲最重要的,就是要讓觀眾能夠相信。

  劉浩良花了大概一個月時間,把能找到的那個年代的紀錄片、新聞報道都看了,2018年1月寫完第一個故事梗概——北方一個很愛槍的賊,不停搶劫,抓他的是一個老刑警,同樣研究槍很多年,兩個對槍很痴迷的人,一正一邪,最後決鬥。韓三平看完後説,這個沒法搞。劉浩良就換了一個故事,講一個犯罪團伙跑來跑去搶劫,與他2015年的導演處女作《衝鋒車》題材類型相似。

  找資料的過程讓劉浩良特別興奮,沒想到會有這麼多紀錄片,有一個差不多三個小時,從劫匪犯案之後警察到現場,被抓之後接受審問,再到之後出庭都被攝影機記錄下來,特別精彩。劫匪被槍決之前有一段話,因為是方言,劉浩良聽不懂,發給英皇的同事,幫忙翻譯成了普通話,聽完後覺得真實而震撼。

  真 實

  還原上世紀90年代場景

  《除暴》中很多場景都是還原自上世紀90年代的影像資料。很多紀錄片中,槍戰爆炸之後,現場會迅速出現很多圍觀羣眾,“真的多到你不能相信,比現在片中的人還多”,劉浩良很納悶,為什麼老百姓的好奇心都這麼重,發生爆炸後,先是跑掉,沒事之後又圍上來,再爆炸,又跑了。拍攝現場,劉浩良在鏡頭表中會提前寫清楚,每場戲有多少人,不然會亂,真的會有羣眾過來看熱鬧。

  片中有場廣告招牌掉落的戲,正好砸中企圖逃跑的劫匪的車。這是劉浩良從之前的一個新聞中借用來的場景,説是有一個很像一柄刀的招牌廣告,不知道什麼原因掉下來砸到一輛車上。劉浩良覺得有趣,就跟動作指導研究,將這個畫面加到片中。

  片尾吳彥祖飾演的匪首張隼被槍決的戲,被導演形容為“應該是電影裏面槍決戲還原度最高的”。槍決現場,武警、公安、醫療人員、車輛的數量,數字都是準確的,包括怎麼把犯人從車裏推下來,都基本還原真實情況。唯一不準確的,就是槍決現場不止一個犯人。

  風 格

  在真實與好看之間尋求一種平衡

  劉浩良表示,拍攝《除暴》,解決監製韓三平所説的真實性問題,並不太難,只要有足夠的資料收集,是做得到的。最難的是既讓觀眾相信這個故事,又要展示出一部警匪片優秀的商業元素。

  在內地拍警匪片,不可能把車開進地鐵站,觀眾會覺得不真實。如果太真實的話,又不夠精彩。有的內地犯罪片不緊張,有的香港警匪片又太誇張,劉浩良做的最多的功課就是解決這個問題——在真實可信與好看刺激之間尋求一種平衡。

  關於劫匪搶劫時戴什麼,劇組研究了很久。想過絲襪,但讓吳彥祖戴着絲襪搶劫,不好看,感覺是綜藝節目,最後選擇了粗布面罩。美術道具部門在設計面罩時,既要戴上好看,又要讓演員在演戲的時候舒服。每個演員都是戴上面罩之後,再去剪眼睛、嘴巴上的洞。並且,每個面罩上都有畫的不一樣的粵劇臉譜,原來劇本中,劉浩良寫到過張隼的過去,他父親在廣東是唱粵劇的。

  劉浩良説,這部戲最難的不是製作問題,而是像設計面罩那樣,將服裝、動作、表演等各元素都考慮在內,尋找它們的平衡點。

  片中一場警匪槍戰戲,一名中槍的警察,犧牲前拉開劫匪的後車門,搶劫的鈔票散落一地。按照港式警匪片的拍法,這場戲應該先拍一箇中槍警察的特寫,慢鏡,再拍每個人的特寫,最後大家一起哭。劉浩良當然知道這種拍法,但他不想煽情,不想讓觀眾特別投入進哪一個角色,始終讓攝影機和角色之間保持一定距離,他的動作戲基本沒有特寫鏡頭。劉浩良對手持攝影是很抗拒的,看這種戲會暈。《除暴》中只有一個手持攝影鏡頭,主要原因還是環境太窄,機器進不去。劉浩良不確定這種拍攝方式能否成功,但他覺得,這就是內地犯罪片和港產警匪片之間的那種風格。


  窮兇極惡的劫匪團伙。

  感 悟

  從編劇游乃海身上學到“咬死不放”

  劉浩良最近一直在追綜藝節目《演員請就位2》,導演爾冬升作為導師在節目中以辛辣點評被大家關注。劉浩良看完覺得很親切,他早年在爾冬升創辦的無限映畫公司參加了幾年“編劇請就位”,同樣被罵了幾年,“他罵的那些話,我都聽過”。

  寫劇本時,爾冬升要求劇本不能有錯別字,否則扔進垃圾桶,所以劉浩良現在的劇本很少有錯字。劉浩良現在的劇本寫作方式算是從爾冬升那裏學來的,前期要做大量的資料收集。給爾冬升籌備《槍王之王》(2010)時,涉及實戰射擊比賽,那時候香港沒有,劉浩良就跑去澳門,在那看了兩週的實戰射擊。

  2015年,劉浩良為杜琪峯執導的《三人行》做編劇,經歷了“人生中最可怕的3個月”。杜琪峯的工作方式是,每天上午10點開拍,拍到晚飯前,明天拍什麼,不知道。製作要配合創作,編劇必須想清楚人物是怎樣,才能開拍。但演員不拿着劇本表演,就沒法確定那個變化是什麼,所以每天編劇都會根據演員的表演改劇本,研究明天應該發生什麼事情。每天收工後,杜琪峯會叫編劇一起吃晚飯,一吃就是4個小時,劉浩良都不敢去吃,回去寫劇本,跟編劇游乃海(編劇代表作《槍火》《暗戰》《毒戰》等)一起聊,“我講了前一個小時,他都沒反應,都在思考”,劉浩良和游乃海連續聊了3個月之後,游乃海説了一句讓劉浩良一生都忘不了的話:“還沒想夠”。劉浩良很驚訝,他聽過沒吃夠,沒玩夠,從來沒聽過還沒想夠。

  做了20年編劇,什麼麥基編劇技巧不重要,最重要的是“咬死不放”,這4個字就是劉浩良從游乃海身上學到的。劉浩良將這句台詞放在《除暴》中,王千源飾演的警察斬釘截鐵地對劫匪吳彥祖説出了這四個字。


  吳彥祖在片中的“搖滾範兒”造型。

  吳彥祖演匪首張隼

  “這個賊要很帥”

  在《除暴》中,多以儒雅帥哥形象出鏡的吳彥祖飾演匪首張隼,不但狡詐兇悍,外表也走狂野“搖滾”風格。劉浩良很清楚,吳彥祖對於帥這件事其實已經沒有感覺,這次在造型上要不一樣。如果吳彥祖什麼造型都不做,觀眾也肯定會質問:“那麼帥的人為什麼會去搶劫?”

  劉浩良寫完《除暴》劇本後,發給游乃海看,游乃海看完第一反應是,這個賊要很帥。

  為《除暴》選警察和賊的時候,劉浩良第一反應是,他們必須是同時能演警察和賊的人,因為最瞭解警察的賊和最瞭解賊的警察才是最厲害的對手。王千源在《解救吾先生》中飾演的悍匪華子令人過目不忘,而吳彥祖憑藉《新警察故事》中的劫匪讓他拿下金馬獎最佳男配角,兩人完全符合導演要找的“雙雄”。

  定下吳彥祖後,劉浩良問游乃海,夠帥嗎?游乃海説,還行。


  結尾刑場的驚恐崩潰鏡頭。

  造 型

  搖滾範兒、肌肉感、剃光頭

  對於吳彥祖在片中的造型設計,劉浩良參考了玩搖滾樂的人。1994年,竇唯、張楚、何勇等內地搖滾歌手在香港紅磡開了一場演唱會,震撼整個香港樂壇,也給劉浩良留下很深的印象,就把搖滾樂人的感覺放到片中的賊身上,一開始留着長髮,後來長大就剪短了頭髮。

  《除暴》結尾澡堂那場打戲,需要赤膊上陣,劉浩良對兩位主演提了一個很奇怪的要求:練成90年代的肌肉。他不希望這場打戲變成“雷神對戰美國隊長”,今天人們健身都有營養粉、蛋白粉,肌肉有雕塑感,和90年代的肌肉是完全不一樣的。兩人經常在酒店健身房遇見,吳彥祖沒有特別訓練,只是做一些拉伸動作。片中有場吃麪的戲,王千源問劉浩良:“真要吃嗎?可能毀了我兩個星期的(健身)努力”。導演説,吃吧。

  還有件趣事。片尾的槍決戲,需要吳彥祖以光頭形象出鏡,劉浩良內心當然想他剃頭最好不過,但又不好意思説,只好和美術指導在吳彥祖面前演了一齣戲,“頭套像不像,不像的話,特效怎麼弄?”劉浩良故意表現出很苦惱的樣子,被旁邊的吳彥祖聽到了,“我可以剃啊”。

  細 節

  拍槍決戲崩潰時才找對感覺

  編劇出身的劉浩良很擅長用台詞或者細節來刻畫人物。吃麪那場戲,張隼給同夥點了6碗麪,有粗有細,同樣吃冰棍的時候,他又為同伴點了兩個奶油味、兩個荔枝味。這是劉浩良故意設置的細節,乍一看,觀眾會感覺張隼能記住弟兄們的口味,是個很細心的人。但反過來講其實很可怕,“你們想吃什麼是要經過我同意的,我給你們吃什麼你們就吃什麼。”

  片尾的槍決戲,對吳彥祖挑戰很大,他從警車裏下來,整個人呈現出一種恐懼狀態,與之前的囂張跋扈判若兩人。拍正面鏡頭前幾條時,吳彥祖感覺一直不對,後面情緒開始崩潰,感覺到了恐懼,這才是劉浩良想要的狀態。片中,張隼不是一抓到就槍斃的,中間經歷了200多天,劉浩良説,你能想象這200多天,一個準備要槍斃的人,會想過多少事情,這時候還能有什麼反應。

  導演之前一直有鋪墊,張隼一直在講一句話“輸也要有樣”。在導演看來,一個常常把一句話掛在嘴邊的人,其實他最做不到,結果他輸得很沒樣。

  採寫/新京報記者 滕朝

來源:新華網

千島湖新聞網 編輯:王志仙


淳安發佈

淳安發佈

視界千島湖

視界千島湖